跟来访者聊天交流

2017-04-01 00:27

。种植区域也要打麻醉,我的天!我在想,植树的时候也没有给树打麻醉,人家真的是有苦说不出。种植的时间很长,也就睡了一觉,醒了以后听着外面播放的歌曲,还有顶上作业的声音,直至晚上9点才完成,葛优躺了一个下午晚上,差点起不来,后枕也很痛,只能搀扶着出去。刚好隔壁手术室的一个大哥也做完出来,我们两个在同间病房里交流,互相了解,我很感谢这位大哥这两天的照顾。慢慢地就不觉得头那么痛了,虽然头打完麻药感觉后枕有点肿,但因为太累了,第一晚就在医院病床睡过去了,顺带一提这里前几天包食宿的。
第二天同房的一个大哥回家了,来了一个年纪跟我差不多的兄弟,他来的早,做得晚。后面我怂恿他来跟我同房吧,于是本来去朋友家住的他留下来了。从交谈当中得知他对植发技术及药物了解很多,还查看了文献,好专业啊我的天!我们住的地方刚好顺路,约好了手术一周后一起来洗血痂。
术后第一二天刚好是周末,来了很多咨询和做手术的人,错开高峰就是好。我们几个刚做手术的成为参观模板了,跟来访者聊天交流(装作很有心得的样子)。术后要换纱布,要每隔1-2小时喷药,多亏医生护士和发友们的相助,操作起来不会太麻烦。术后第二天下午我便回公司宿舍了,考虑到术后三天种植区不稳,临时多请了一天假